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Pellentesque habitant morbi tristique senectus et netus et malesuada fames ac turpis egestas.

体检

  A县政府招待所的浴室分上下两层。这里有个习惯,楼上接待县里的领导干部,楼下则安排普通群众。 张三 […]

更多

体检

 

A县政府招待所的浴室分上下两层。这里有个习惯,楼上接待县里的领导干部,楼下则安排普通群众。

张三顺一直在楼上做助浴工(擦背者)。他膀大腰圆,一套按、擦、揉、推做下来,令浴客疲惫顿消,身心大悦。他的操作总能得到各位领导的夸奖。他也常常十分自豪地告诉别人:“我干的是直接接触领导的工作。”自我感觉和“卫士长”之类没多大区别,退休之后也可写点回忆录什么的在县报上登登。

可前段时候,因楼下人手不够,三顺被调到了楼下。这事弄得他苦恼不堪:“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为何将我调到楼下?这下让我怎么在亲友、浴客面前抬起头来?”

一天,楼上有位助浴工病休,他上去顶班,乐得他眉飞色舞。

这天刚好B副县长来洗澡。三顺一看是老相识了,便使出浑身本事,把副县长待候得舒舒服服的。他边搓背,边把自己的苦衷说给副县长听。三顺看到副县长半闭着眼边听边“哦、哦”应着,就放心了。

副县长还真没忘这事,穿衣服时,刚好看到浴室主任。B副县长对主任说了句:“那位肚脐眼旁有颗痣的服务员,你多关心点。”这句话把浴室主任吓了一跳,知道这位服务员有点来头,可是究竟是谁,他不得而知,陷入沉思。

第二天,浴室门囗小黑板上出了个通知:“明天上午,全体服务员到县人民医院作外科体检。”

 

 

关系

芸备了一份礼品。今晚,她是决计要去找找“关系”了。

按理说,她早就该是一级教师了。她这所中学,像她这样资历的教师,一个个都评上了中级职称,唯有她,依然是“二级”。眼下,又到了评职称的关键时刻,有人便来点拨她。她想想,也是,不能再坐以待毙,一定要主动出击,用“手榴弹”和“炸药包”来铺平道路。

她准备和丈夫出门了。女儿这时丢下玩具,跑上前来:“妈妈,你们要去哪里?我也去!”

“噢,玲玲,妈和爸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你在家先一个人玩,好吗?”

“我不,我也要去!’’玲玲撒娇。

玲玲今年6岁,读幼儿园大班。这孩子虽贪玩,爱撒娇,但有时候也显得很成熟,对一些问题的见解,颇令父母吃惊。

“好好在家呆着,听话!”芸生气了。

“我就不!”玲玲死活不依。

“啪!”芸把这一巴掌打过去时,自己也吃惊了。玲玲先是一愣,接着便“哇”地一声哭了。

芸和丈夫回来时,玲玲在地板上睡着了。芸抱起玲玲,用手绢轻轻地为女儿拭去泪痕。

玲玲睁开了眼睛。泪花又在眼里打闪。稍顷,玲玲忽然说:“妈,你们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么?”

“你还小,不懂这些。”芸望了望放在茶几上那袋被退回来的礼品,叹了一口气。

“我懂。这几天,你和爸爸天天都在讲职称的事,说不送礼,评不上去,所以就送礼去了,是不?”

芸点点头,然后却.又摇摇头。忽然,芸放下玲玲,走到茶几前,解开那袋礼品,招呼丈夫、玲玲过来,说:“这些高级糕点,凭什么要送给别人吃,自己就不能享用。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吃吧!”

丈夫无语,玲玲不作声。

一日,玲玲从幼儿园回来,突然对芸说:“妈妈,你的职称没问题了,方方对我说的,还和我拉了手指,不骗你的。”

“你说什么?”芸吃惊。

“方方和我同桌。那天,他跟我说,他爸是教育局长。我一听,把你的事给他说了,要他一定要让他爸帮忙,他就答应了我。”

芸听玲玲说完,愣了一会儿,突然,她一把拉过女儿。一个月后,芸评上了一级教师。

 

 

节日

“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关副县长带领县玩具厂厂长风尘仆仆地来到贫困村青山小学,代表县委、县政府给小朋友送去一片爱心。

这种爱心具体表现为:1、关副县长在‘青山小学两半小时的讲话(很多学生娃儿因为坐得太久,受纪律约束,把屎尿拉在裤档里)。2、县玩具厂厂长给每个学生娃赠送一套“万能识字玩具”及一个新书包。

大概是上午11点,关副县长握了握几位女老师的手,最后又握了一下老校长宋海的手说你们辛苦了。然后径直走到学生娃们中间,拍了拍几颗小脑袋,很友好地说祝小朋友节印决乐,古德拜!?然后在乡领导的陪同下,驱车直进乡政府桃花堡饭馆。当然老校长宋海还是去了。

桃花堡饭馆很热闹,乡政府凡是管事的都来了,加起来正好凑了两桌。席上,关副县长以超人的海量把玩具厂那位女厂长及乡政府妇女主任灌得面如桃花。宋校长不胜酒力,自个儿只顾吃饭。看到那一盘盘佳肴堆成山头,宋校长已经感觉饱了。说实话,他从教几十年,从没看到这么多的菜,酸甜苦辣样样俱全。

当关副县长及马乡长一伙人个个手拧牙签饱嗝阵阵离开桃花堡的时候,已是下午2点多钟。关副县长说走就走,也不到乡政府歇息一阵,说他很忙,3点钟还有个公司开业需要他去剪彩。因此,他与玩具厂厂长钻进车内,招了一下手就走了。

宋校长转身回到桃花堡饭馆,见老板娘正在吩咐人清理餐桌,便说:慢,慢!多可惜。你等二十分钟,千万别倒掉。说罢,宋校长急急忙忙往学校赶。青山小学就在乡政府的右侧,8分钟就到了。六年级那个班刚补完课,还有18名学生没有回家。宋校长走进教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同学们,快跟我来。”因为是校长的指示,不明真相的18名学生背着书包尾随来到桃花堡饭馆。

孩子们,吃,吃!宋校长命令道。18名学生就个个拿起筷子吃了起

来,吃得很快,看来他们都已经饿急了。

老板娘说::“宋校长,你又带18个孩子来吃,我不是亏了?”“再给你20块钱,行么?宋校长掏出20块钱交给老板娘,并说,这20块钱反正是乡政府奖给我这位“优秀教育工作者”的。

正说着,桃花堡门口来了一辆车,关副县长又回来了。

老板娘马.上迎出来,说:“关副县长,我料定你会回来,这块金表只有你才戴得起。”原来关副县长吃饭时,将手表忘在饭馆里。

关副县长见宋校长还在这里,说:“老宋呀,还舍不得离去?”宋校长忙说:“我觉得有点浪费,所以就叫孩子们来吃,他们回家还要走十余里山路呢!

对!你做得对,要从小教育孩子们勤俭节约,不要浪费。关副县长重重地拍了一下老宋的肩膀,再一次离开桃花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