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年11月29日

元稹与宦官的恩怨

唐事诗人元稹,出生于洛阳,是北魏皇室拓跋氏的后代,先祖元岩曾任隋朝兵部尚书。 他的母亲,出身荥阳郑氏,妻子韦丛出白京兆韦氏,均是家世显赫的高门望族。 、.
元稹于贞元九年(793)登明经科第,授校书郎,擢监察御史。 元和五年,他出差回长安时,在驿舍与宦官争宿正厅,却遭对方鞭打,含羞而去。孰料,皇帝包庇宦官,却将元稹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 在江陵,他结交了荆南节镇监军大宦官崔潭峻。元和十四年,崔潭峻回朝述职 ,立即举荐元稹为库部郎中兼“知制浩”。回到长安,元稹与崔潭峻打得火热, 又在后者的引存下,,出入于枢密使(唐朝,此官职由宣官担任负责接受朝臣表奏并宣达帝命)魏弘简的宅第 。
元棋的行径,为时论所鄙。 一日, 同僚一起食瓜。 见元稹走来,武儒衡一面挥扇驱蝇,一面斥叱:“适从何处来,而遽集于此!”元稹羞愤不已 。
长庆元年, 元稹任中书舍人、翰林学士承旨 。 当时,裴度任镇州行营招讨使,统兵讨伐幽州藩镇叛乱 。 元稹与魏弘简事事掣肘,裴度气得上?论元稹魏弘简奸状疏?:“河朔逆贼, 只乱山东;禁闱奸臣,必乱天下 。 ”最后,魏弘简贬官弓箭库使,元稹亦遭贬谪。

让生命透透气

红红的拇指隐隐作痛,看着那没剥完的花生,心里满是沮丧。我来到院里, 树前下,张大妈也在剥花生。

“歇歇吧,太难剥了,手都剥疼了!”我提醒张大妈。
“不难剥呀!你看,轻轻一捏就开了 。”
“我手指都剥红了,还疼! ”
“我知道了,你剥的肯定是新花生。 刚出土的花生,水分大,你把它晾一天, 透透气,等売瘪了,仁也瘪了,中间有了缝隙 , 就好剥了 。 不信,你试试! ”
我拣一颗,轻轻一捏,一粒粉嘟嘟的花生仁便冒了出来。
“见过蜕核桃皮吧? 新鲜的核桃皮压根蜕不掉,放一段时间,让核桃透透气,等皮蔫了,用刀一割,一个光溜溜的核桃就出来了。”
是啊,鱼在水底待久了,还要到水面冒个泡,透透气 。 人在长时问的压力之下,更需要透透气,听一首老歌,找朋友聊聊天、打打球、读读书、看场电影,甚至什么都不做,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生命的节拍,不要太快,太快易疲惫;也不要太慢,太慢是磋跎。 在快与慢之间,有种距离,叫透气。 不长也不短的时间里 ,难做的事,变得简单;简单的事, 变得轻松······
我茅塞顿开。 回到家,赶紧把花生摊开晾晒。

蜜月

一对夫妻去蜜月旅行,车子开到途中引擎熄火了,丈夫修了很久,车子还是不动。妻子看了满头大汗的丈夫安慰说:“亲爱的,不远就有个旅馆,我们去那里住一晚,明天早上车子自己会好的!”丈夫说:“那是结婚前,现在车是真的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