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年12月24日

“熊市”变“牛市”

 

 

小徐是局里有名的“股神”。据说前段时间股市全线飘红,他狠嫌了一把。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把他当成大能人。

这天,牛局长神秘兮兮地把小熊叫到办公室,和蔼可亲地说:“小熊呀,听说你炒股很有一套呀。”

小熊以为自己在办公室里上网炒股的事情暴露了,局长要批评自己,连忙辩解道:“局长,这是哪个乱嚼舌根的在那里胡说八道,_其实我对炒股不是很感兴趣,也就是业余时间玩玩而已。”

牛局长笑呵呵地说:“小熊呀,你就别谦虚了。听说现在股市很火爆,我也想到股市里面玩两把,可我是个股盲,对股市一窍不通。所以呢,我想让你帮我炒一个月的股,是赚是亏我都不会在乎的。 ”说着,牛局长拿出一万块钱给小熊,作为炒股资金。

小熊见局长发话了,哪敢不答应。小熊很快就把局长的钱投进股市。

一个月后,小熊来到局长办公室,笑逐颜开地说:“局长,真是神了,您的股票不到一个月,就赶上了牛市,稳赚了一万多呀。”

牛局长笑眯眯地接过钱,夸赞道:“小熊啊,你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 人才呀!”

不久, 牛局长在局里的工作会议上宣布:小熊升任为局办公室主任。

小熊炒股炒出一顶官帽,大家都吵着闹着要他请客。 小熊心里高兴,就请大家到酒店“搓一顿” 。酒过三巡 ,菜过五味, 有人问小熊:“最近股市不是碰上熊市吗?你咋还能赚钱呢?”小熊有点喝高了,他舌头打着卷说:“你们知道个啥?牛局长要炒股,那就算碰上熊市, 咱也得让它变成牛市啊!”

 

聚会

 

老刘刚被提拔当了县长 , 就接到市委组织部门的通知, 要他去城区市委党校学习半个月 。 老刘在城区有几个当官的同学和朋友,在单位都是一把手 。他想好了,这次去一定要抽时间联系他们,一起聚聚。

培训课程安排得不多, 老刘在市委党校安顿好以后,先向市一中校长发去信息:“大狗,,我是老刘,我来党校进修了, 有时间聚聚吗?” 大狗是校长的小名,校长是老刘小时候的同学。校长很快回信息了:“对不住了,老刘,我这几天都快忙死了,高考临近,教育厅领导还要来调研,实在抽不开身 。 ”

老刘又向市里某局一位姓刘的副局长发去信息:“我是老刘,现在市委党校学习,有时间聚聚吗?”刘副局长是老刘高中时的同学,两人还坐过一年的同桌 。 见刘副局长迟迟没回信息, 老刘一下课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你哪位?老刘?哪个老刘? ? ? ? ? ?哦,老刘啊!你看我这脑子,都忙晕乎了? ? ? ? ? ??” 刘副局长说他正在外地出差 得过两天才能回来。

老刘不甘心, 又向在市委办当科长 的大学同学老赵发去信息:“老赵,我在市党校学习,有空咱哥俩坐一下。 ”赵科长 很快回了信息:“早想跟你聚聚了,可我这 一两天不行,要跟着副市长下基层调研。 ”老刘心想:我倒要看看,今天能不能约到一个人!想起一个久未联系的老同学,以前在城区开小饭馆,他又发了一条信息 。 “老钱,我是老刘,在市委党校学习 ,有时间聚聚吗?”很快,对方一个电话打过来 。 “老刘,我得给你接风啊,晚上开车来接你!”

“不错啊,你都买车了?”

“我现在承包了城区两家大宾馆,天天忙,不买车不行啊,呵呵!”晚上,老钱开着宝马来接老刘,老刘这才知道老钱如今已是大老板了。老钱说要给老刘一个惊喜 。 “什么惊喜?”“先告诉你可就不是惊喜了!”老钱将老刘引到一个豪华包间门口,一边打开门一边高声说:“贵客到了,大家出来欢迎吧!”一屋子人都站起身来,里面有一中校长,有刘副局长, 还有赵科长。老钱通知他们陪客,没说陪的人是老刘。

荒河滩

张二虎当了张村党支部书记 。 上任这天 ,他主持召开村两委班子会议,开口 就问:“张村的前面是什么?”多数班子成员都回答:“一片荒河滩哪 。”张二虎摇头, 意味深长地说:“我看那里分明就是一个鱼塘。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大悟,“张书记说得对,是个鱼塘 。”只有老会计揺了揺头:“不就是一片荒河滩吗,啥时候成鱼塘了?”

张二虎不屑和老会计争辩, 第二天就雇了挖掘机。 一个月后,大鱼塘建成。 荒河滩变鱼塘的事很快传遍十里八乡, 自然也传进镇政府大院。在一次全镇三 级干部大会上, 镇党委书记点名表扬了张二虎。

过了不久, 镇党委副书记和组织委员就来张村钓鱼。鱼苗刚撒了两个多月,还没长多大呢,可张二虎也不敢说啥。他买了些吃的、喝的、抽的,把副书记和组织委员送到鱼塘边,中午又在鱼塘附近的饭店请两位领导吃饭。 临走,组织委员还额外要了四条烟 。 当天晚上,张二虎闷坐在村部,心疼了好久 。

然而,这只是开头 。 之后每隔十天半月 ,镇里就会有干部来张村钓鱼,谁来都得村里出钱招待 。 秋后打鱼卖掉一算账, 鱼塘的收入还不及花出去的招待费。

鱼塘废了可惜,养鱼又赔钱。张二虎组织村民把鱼塘往小了缩,往深了挖,最后砌成一口大井。恰巧第二年春天大旱, 这口大井派上用场, 灌溉了张村几百亩耕地。

镇水利站站长专程到张村取经,回去后 向主管水利 的副镇长汇报, 副镇长当即拍板:组织全镇各村干部到张村参观学习 。 结果,三十多人在张村吃工作餐, 花了近四百元。
张二虎害怕全县其他乡镇也组织人 来学习,决定把大井填上,张村前面又变成了荒河滩 。 想起老会计当初的话,张二虎终于心悦诚服, 对他说:“还是你有远见,荒河滩就是荒河滩 。”老会计却说:“原来的确是荒河滩,现在可难说了 。 ”

 

果然,三天后,张二虎接到镇党委书记的电话,“好好的鱼塘给改了, 好好的大井填上了, 我看你这书记是不想好好干了!”放下电话,张二虎找到老会计,“这荒河滩真不能是荒河滩了,依你看,它将来是什么?”

老会计慢悠悠地说:“我现在也说不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