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公子 怪招破局

934 次围观

明朝有位人称“书公子”的王拓。他虽读书万卷,满腹经纶,却不应试,甘愿隐身山野,耕读为生。王拓不爱四书五经这样的正统“课本”,只偏爱杂书、异书。有人讥笑他:“你读了这么多书,却无用武之地,这书不是白读了吗?”王拓答道:“所谓有用无用,无非是以功名利禄作参照。其实,读书的乐趣,就在‘读’中:读为益智、读为陶情、读为明理、读为修身。舍此,读书才真正无用。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专程拜访新集知县俞孝先。俞孝先也曾慕名与王拓有交往,算是文友。见面时,王拓直言道“俞大人可有让我发一笔大财的买卖?俞孝先一听哑然失笑,道:“本县还真有一桩案子未了结,你要是帮了大忙,会有百两银子赏钱。

原来,不久前押往光州知府的一万两库银,途中被窃,只抓住一个汪洋大盗,名叫陶其,起获部分赃银,但大部分赃银不知下落。俞知县严审陶其,打断他一条腿,仍未审出同伙。上峰悬赏限期破案,收缴盗银,但陶其始终守口如瓶。王拓听完,想了想,道:“不妨如此这般。第二天,王拓亲自给陶其送去好酒好菜,笑道:“陶壮士,请用餐。”陶其闻了闻香喷喷的饭菜,道:“这是何意?”王拓道:“陶壮士,我只是奉命行事,有人保你了。”

陶其不傻,他想:能替我打点的,必是有头面的人物,难道是他?想到这里,陶其感到生存的希望就在眼前,吃得便香,睡得也熟。

果然,到了月底结案,俞知县当堂宣读判词:“陶其盗取官银,实属十恶不赦,但念其是从犯,可从轻发落。特判充军两千里。

陶其听了判词,终于松了口气。宣判完毕,陶其即被押送充军。可是行到一个僻静山地,一名差官突然高举木棒,朝陶其脑袋砸去。陶其见状,大叫道:“慢,你我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为什么要杀死我?”

这时,王拓出现在他面前,道:“陶壮士,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得罪人?我是一个盗贼,得罪的人很多。”

“你得罪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这个人手眼通天,先打点衙门,给你轻判,又买通我们几个弟兄,在路上对你暗暗下手。他出手可不是一般的大方呀。”

“我明白了。王念祖,你想杀人灭口呀,我在阎王那里也不放过你。”

“陶壮士,不能再耽搁了。请你闭上眼睛,一路走好吧。”

“慢。请各位差官大人把我带回县衙,我要举报光州知府王念祖,戴罪立功。”

这个案子就这样破了。

俞知县兴致勃勃地设宴款待王拓。席间,俞孝先问:“兄台的连环计策,为什么这么奏效?”

王拓道:“那陶其乃汪洋大盗,亡命之徒,死早已无所谓,所以不怕毒打;但盗亦有道,他也不会轻易供出同伙。对于他,审、打、招、结等正常程序皆不管用,只有出怪招方能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