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

1,894 次围观

芸备了一份礼品。今晚,她是决计要去找找“关系”了。

按理说,她早就该是一级教师了。她这所中学,像她这样资历的教师,一个个都评上了中级职称,唯有她,依然是“二级”。眼下,又到了评职称的关键时刻,有人便来点拨她。她想想,也是,不能再坐以待毙,一定要主动出击,用“手榴弹”和“炸药包”来铺平道路。

她准备和丈夫出门了。女儿这时丢下玩具,跑上前来:“妈妈,你们要去哪里?我也去!”

“噢,玲玲,妈和爸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你在家先一个人玩,好吗?”

“我不,我也要去!’’玲玲撒娇。

玲玲今年6岁,读幼儿园大班。这孩子虽贪玩,爱撒娇,但有时候也显得很成熟,对一些问题的见解,颇令父母吃惊。

“好好在家呆着,听话!”芸生气了。

“我就不!”玲玲死活不依。

“啪!”芸把这一巴掌打过去时,自己也吃惊了。玲玲先是一愣,接着便“哇”地一声哭了。

芸和丈夫回来时,玲玲在地板上睡着了。芸抱起玲玲,用手绢轻轻地为女儿拭去泪痕。

玲玲睁开了眼睛。泪花又在眼里打闪。稍顷,玲玲忽然说:“妈,你们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么?”

“你还小,不懂这些。”芸望了望放在茶几上那袋被退回来的礼品,叹了一口气。

“我懂。这几天,你和爸爸天天都在讲职称的事,说不送礼,评不上去,所以就送礼去了,是不?”

芸点点头,然后却.又摇摇头。忽然,芸放下玲玲,走到茶几前,解开那袋礼品,招呼丈夫、玲玲过来,说:“这些高级糕点,凭什么要送给别人吃,自己就不能享用。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吃吧!”

丈夫无语,玲玲不作声。

一日,玲玲从幼儿园回来,突然对芸说:“妈妈,你的职称没问题了,方方对我说的,还和我拉了手指,不骗你的。”

“你说什么?”芸吃惊。

“方方和我同桌。那天,他跟我说,他爸是教育局长。我一听,把你的事给他说了,要他一定要让他爸帮忙,他就答应了我。”

芸听玲玲说完,愣了一会儿,突然,她一把拉过女儿。一个月后,芸评上了一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