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2,050 次围观

林家老爹病危。

树杈间的那道蛛网昨天就支离破碎,只有一端还连在树上,惨兮兮的在风中起伏,而挂在上面的那片落叶也随之摇摇欲坠,去偏偏不坠,一如林老爹的生命之火,他从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喘息,偏偏咽不下最后一口气,似乎有什么心愿未了似的。

远在南方打工的小儿子昨天晚上刚刚赶回来,这会儿已近傍晚,家里的人都去吃饭了,林家小儿子眼神闪烁半晌,最终叹了口气,似乎决定了什么。他四下看看,悄悄走上前贴在林老爹耳边说:“爹,人家可只给了我七天假,还包括奔丧和来回……”

林老爹阖然长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