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解员

734 次围观

 

石头梁乡的王书记和高乡长是死对头。当年,两人一同考入公务员队伍,又在同一个单位上班,竞争自然激烈。后来,两人一起调到不同的单位,再后来,竟阴差阳错地来到石头梁乡做起了搭档。

按理,高乡长得听王书记的,但高乡长并不买王书记的帐,两人经常为了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

这天,两人又在办公室杠上了,声音传遍楼道。办公室胡主任急了,怕事情传出去成为笑谈,赶紧跑下楼。不一会儿,胡主任兴奋的声音就从楼下传上来:“刘叔来了!”

见刘叔来调解,王书记和高乡长立马握手言和,还不停地跟刘叔道歉:“刘叔,对不住,又让您老操心了,其实我俩纯粹是讨论工作,下次一定注意方式方法。”刘叔头也不回地走了,边走边摇头:“唉,真不让人省心啊!”

送走刘叔,胡主任被王书记叫到办公室。王书记从抽屉(ti)里拿出一条软中华递给他,“快给刘叔送去,再好好跟他美言几句。”

胡主任刚从王书记办公室出来,高乡长的电话又打来了,“小胡,今晚你请刘叔到迎宾山庄喝酒,听说那儿又上了几个特色菜,味道不错。”

过了不久,上级拨下一笔扶贫款,研究如何分配时,王书记和高乡长再次发生意见分歧。争论很快升级为争吵,扶贫办杨主任一看形势不对,立即用眼色示意胡主任。胡主任借故小解,飞奔出去,很快就领着刘叔进来了。

刚进门,就听见王书记和高乡长异口同声地喝道:“小胡你干啥,不知道我们在开会吗?把门卫领进来算怎么回事?”

胡主任惊呆了,一时竟口吃起来:“我,我……”

“我什么我,还不快带出去!”王书记训斥道。

“这个小胡,越来越不晓事了!”高乡长接口叹道。

胡主任尴尬地退出来。送刘叔下楼时,他满怀歉意地说:“对不起,刘叔,让您老受委屈了。”

刘叔长叹一声:“唉,刚才我不肯来,你非要拽我来。我知道我现在的话不好使了,他们没把我骂出去,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胡主任迟疑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问:“为啥啊?”

刘叔继续叹道:“都怨我侄子,你们那刘县长不争气啊,这几天正接受组织调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