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身体会

798 次围观

某县“打假办”花主任的征婚启事见报不久,便有一妙龄女郎登门拜访。

花主任大喜,热情款待。女郎说世间最苦莫如“幼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了,想不到花先生竟饱尝“中年丧妻”之苦。花主任说是啊是啊,不住叹息,甚至拭泪。女郎又说:花谢花会再开,春去春又回来,断了的弦还可续起。花主任就转悲为喜,点头道:只是本人才疏学浅,相貌平平,且过不惑之年,存款亦不足位数……女郎忙说:钱财如土,情人眼里出西施……花主任无酒下肚已醉了八九分:小姐你真善解人意,我愿与你交个朋友,不知小姐意下如何?女郎起身告辞,说明日再谈。

女郎走后,花主任心潮起伏,想入非非。

翌日,女郎至。女郎说:我父乃为人师表一教授,我母乃救死扶伤一医生,我哥乃保家卫国一军官,我妹乃著书立说一作家,只有我最无能,佳人有限公司一秘书也。花王任说:不简单,了不起!女郎又说:我家虽好,无奈我一表哥商海拼搏几经挫折,时运不佳,近日他公司的一批假酒让“打假办”盯上了·…”花主任问:是不是在弯绕弯巷69号地下室内查获的那批?女郎说正是正是。沉默一会,女郎向花主任使媚眼,花主任心动,手就伸了过去。女郎推开:花先生,表哥的酒,还望多多关照,网开一面。花主任点头如同鸡琢米:放心放心,保他无事,言毕又欲伸手,女郎含羞一笑:明日再会。花主任恋峦不舍,看着她出了门,却总还想和她在一起。

花主任坐立不安,眼中尽是女郎倩影,便驱车跟上她,女郎并未注意。行至一片偏僻的树丛时,那女郎取下头套,摘掉胸前假乳,脱了裙子—-乃一男人也!骂道:“扮个女人真累人,李三他妈的不给老子两千元,决不饶他。”花主任眼前一黑,顿觉天旋地转……

翌日,花主任召开紧急会议。他义正词严道:“假冒伪劣,害人匪浅,我……想必各位皆有亲身体会……严厉打击,绝不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