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内助

376 次围观

星期天晚上,尚达正在看晚间新闻,手机响了。尚达一个激灵,心说,谁呀,深更半夜来电,烦人不

烦人。他很不情愿地拿起手机,看见号码是他们镇的,没多想就接了。

尚副镇长吧,有个急事向您汇报,我们鸡冠山出现了火灾。

火灾?尚达头皮一麻,赶紧问:多大面积?……还好,还好,才二、三十亩。村干部在现场吗?……

那就好,那就好。好吧,你们迅速扑救,我现在县城家里,路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情况有变化随

时联系。

尚达再也无闲心看电视了,屏幕上的中东地区零星战火迅速弥漫成燎原之势。

一会儿,手机再度响起。那人惊惶失措地汇报说,由于风大,火势势不可挡,危及猴头山。

尚达的脑袋骤然膨胀。猴头山可是千亩林场的大山,一旦局面失控,可不是闹着玩的。尚达斩钉截铁

地说,你们给我挺住,我这就赶过去。

尚达穿衣蹬鞋,摇醒妻子。妻子睡眼朦胧,埋怨道:啥事,火烧屁股似的。尚达说,火都烧到眉毛

了。妻子弄清是怎么回事时,郑重其事地说,水火不留情,你是分管林业的,不能懈怠。

愣了片刻,妻子又追了一句:就你一个人去?人家村里向你报警,你就不会向书记、镇长报警?出了

这么大事,你兜得了吗?

尚达这才觉悟了,立即给同在县城居住的书记、镇长打电话。书记手机关了,座机无人应答,镇长手

机也关了,尚达只好打镇长家座机,接电话的是镇长夫人。

镇长夫人审慎地问:你是谁?现在啥时候了!尚达忙自报家门,说有紧急情况必须向镇长汇报,镇长

夫人这才把话筒递给镇长。

镇长听后,以刻不容缓的口吻指示:你先赶到现场,我身体不舒服,书记知道不知道?关机?哦……

尚达又提醒似地请示道:是不是向县森林防指汇报?

镇长权衡了一下利弊,说,你先到现场看看再说,要沉着应战,内紧外松,冷处理。惊动了县里,说

不定就被揪住不放,抓了典型,来个全县通报。

尚达拔腿朝门外奔去。

妻子说,慢着。森林防火人人有责,就你一人?你下面没腿?

尚达说,有呀,林业站。

那你就不知道斧打凿、凿压木!

经妻子点拨,尚达明白过来,他拨了林业站站长电话,责成他带几个人火速赶到现场,全力以赴组织扑火,并保持信息畅通。

尚达坐卧不安,手里捏着手机,随时准备接听来自扑火一线的报告。

妻子说,看你,遇事一点都不冷静,缺乏大将风度。就你这样,啥时候能升!看你这副窝囊相,对得起你的姓吗?

尚达愁眉苦脸,说,水火无情,大兴安岭一把火,烧掉了一个林业部长。镇里要换届了,在这节骨眼

上……嗨,正应了那句睡在床上把腿给跛了。

妻子说,你不是给镇长汇报了,又打电话交待了林业站长。即使怪罪下来,上面有人顶着,下面有人垫着。

还不是怪你自己,你咋就不会像你们书记、镇长一样星期天把手机关掉?村里报警,打咱家电话,我

还能抵挡周旋缓冲一番,说你外出,联系不上。

这叫不知者无罪!比如说你们镇长,十成是深更半夜懒得冒风险,鬼知道他身体舒服不舒服。

尚达作茅塞顿开状,听任妻子数落。

许久,电话都没有动静。

尚达不耐烦了,忍不住拨通了林业站长的手机。站长说,尚镇长,我正准备向您汇报,鸡冠山的火已

被我们扑灭了,猴头山毫发未损。尚达开了句玩笑,说,幸好只是杀鸡给猴看。

尚达如释重负,失去支撑似地颓然跌坐。

妻子说,你还不给镇长家打个电话,就说你按照领导安排正在去鸡冠山的途中,请领导放心。

尚达踌躇。

妻子说,愣着干啥?明天,填份差旅费报销单。你要是不报销,你包车救火,不就少了份根据?这叫

啥,就叫名利双收!

尚达用座机给镇长家打电话。妻子一把按住,说,用手机呀,瞧你,好事差点被你办砸。过一两个小

时,你再给镇长汇报,就说大火已经被完全扑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