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

2,721 次围观

 

A县政府招待所的浴室分上下两层。这里有个习惯,楼上接待县里的领导干部,楼下则安排普通群众。

张三顺一直在楼上做助浴工(擦背者)。他膀大腰圆,一套按、擦、揉、推做下来,令浴客疲惫顿消,身心大悦。他的操作总能得到各位领导的夸奖。他也常常十分自豪地告诉别人:“我干的是直接接触领导的工作。”自我感觉和“卫士长”之类没多大区别,退休之后也可写点回忆录什么的在县报上登登。

可前段时候,因楼下人手不够,三顺被调到了楼下。这事弄得他苦恼不堪:“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为何将我调到楼下?这下让我怎么在亲友、浴客面前抬起头来?”

一天,楼上有位助浴工病休,他上去顶班,乐得他眉飞色舞。

这天刚好B副县长来洗澡。三顺一看是老相识了,便使出浑身本事,把副县长待候得舒舒服服的。他边搓背,边把自己的苦衷说给副县长听。三顺看到副县长半闭着眼边听边“哦、哦”应着,就放心了。

副县长还真没忘这事,穿衣服时,刚好看到浴室主任。B副县长对主任说了句:“那位肚脐眼旁有颗痣的服务员,你多关心点。”这句话把浴室主任吓了一跳,知道这位服务员有点来头,可是究竟是谁,他不得而知,陷入沉思。

第二天,浴室门囗小黑板上出了个通知:“明天上午,全体服务员到县人民医院作外科体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