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小小说微型小说精选)

512 次围观

 

 

莫大彪乡长对建设乡的住房条件很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间厕所。厕所是对外敞开的,什么人都可以进,因为到乡政府解手不算违法。有几次,7个蹲位都被五花八门的府外人霸占了,莫乡长憋红了脸,幸亏有位老汉认得他是新来的莫乡长,匆匆让位才了事。

一回生二回熟,莫乡长就知道这位老汉是青远村的刘宝山,在乡政府外的街道上开南杂店。这天早晨,刘宝山早早地蹲在乡政府厕所里。没过多时,莫乡长真的进来了。刘宝山有意地哼了一声,莫乡长就说山爷早,然后在山爷左侧的蹲位上蹲下。山爷迅疾站起身,其实山爷跟本没有什么粪排,他的裤头红绳也没有解开过,他有件事想亲口告诉莫乡长。山爷说:“乡长,现在我乡偷盗成风,农民不敢栽甜的种香的,这会减少村民的收入呀,你是一乡之长,要重点抓一抓才行。”莫乡长说这个建议好。第二天,建设乡便出现了一场规模空前的“严打”,村主任参加的广播会议上强调,一定要刹住农村偷盗风,保护好广大村民的利益。为此,莫乡长得到了全乡村民的拥护和县委、县政府领导的一致好评。

从这以后,莫乡长和山爷便成了一对知己,他们每天早晨都要在厕所里谈这议那一阵子。于是,就出现了青远村党支部书记贪污挪用提留款被收审,新屋村一批乱砍乱伐分子受惩罚,王家村利用山石开办锰粉加工厂等一系列富民富村富乡之举。建设乡逐渐成了全县奔小康的示范乡。于是,莫乡长两年后变成了莫副县长。

接替莫乡长职位的是新来的曾乡长。曾乡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破土兴建乡政府办公大楼原来那栋脏不拉叽的乡政府厕所。终于在曾乡长的慷慨就职演说后被掀掉。半年功夫,一幢五层楼的乡政府办公楼面街而立。厕所设在二至五楼的最左端,但大部分时间都落了锁。后来,每楼的厕所门上都贴了九个大字:非府内人员,不得入内。

有一次,山爷风风火火来到乡政府三楼,说是要排粪,山爷就直闯厕内。厕所四周洁白一片,地面全是村民砌灶用的瓷砖铺成,一股刺鼻的酒昧直钻鼻孔,山爷想这哪是厕所,分明是酒店。山爷来到曾乡长面前时,曾乡长正趴在蹲位上呕。山爷说乡长我有件事向你汇报。曾乡长

抬起头,两眼血红,说:“干什么?谁叫你进来的,还不快滚出去!”山爷吓

得禁不隹放了个响屁。走了。

自此,山爷再也不敢到乡政府蹲茅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