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碗儿

1,022 次围观

来换碗儿哟……都用旧鞋底子破铺衬(布片)旧套子(棉絮)来换碗儿……
亮子娘听到喊声立马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快步走出家门。来到胡同,见不远处一六十岁的老头驶着驴车正要拐出。便喊道:“换碗儿滴,你那碗儿是怎么换滴?”
老头停下来,一手牵驴缰绳一边回头喊:“四斤鞋底儿一个碗儿,我把车拐回来……”
老头是位典型的中国式农民,头裹一条白底蓝边儿的毛巾,身穿一件 黑色棉袄,没系扣,而是用一古铜色围脖腰间一围,一条黑棉裤下是一双双片鞋帮对一起的老头鞋。
老头来到亮子娘家门口,把驴拴在一株老榆树上,又给驴在嘴上套了个口袋。边掀开大包边笑呵呵地说:“大妹子,换碗呀,你先瞧瞧俺这碗儿。”
亮子娘上前一探身,这碗的确挺好看,雪白的瓷釉,粉红色的花卉,旁边还有一对喜鹊。“是不孬,不过,你这换的忒贵了呀?再便宜点儿!”
老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俺这碗是二级品,圆圆,不瘪愣。”
亮子娘嘴一撇,拿起个碗儿,放在眼边,眯起一个眼嚷道:“哎呦喂,还二级品哩,你看看都瘪到二门子外了……”
老头也不吱声,但他知道她是相中这碗儿了,因为有这么一句话:褒贬是买主。老头说:“大妹子,把你家的旧鞋子都拾掇出来呗?”
亮子娘说:“那你先等会儿……”
过了一会儿,亮子娘提出一个编织袋。往地下一倒,哇,一大堆鞋子。什么军用球鞋,凉鞋,千层底,泡沫底的………五花八样。
老头分成了几类,说:“胶底的三斤,塑料的三斤半一个。布底的四斤………这些泡沫的不要………”
“啊?”亮子娘惊叫一声。“咋这么多档次?不是在唬弄我一个乡下女人吧?”
“哪儿呀?俺老汉虽然穷,但从不骗人,这方圆三十里谁不知俺老张头?”老头得意地一挺胸。
老头拿出杆秤,一一秤过,在地上划拉着,5斤,9斤,10斤………
最后说:“大妹子,一共换四个碗儿,余下的零头我给你个盘子。”
亮子娘一头雾水,后悔自己当初没好好上学,但又怕老头发觉,于是装模作样地说:“你可别欺负我是个女的,你若坑我当心留下你的驴车子”。 亮子娘开始仔细地挑起碗来。一会拿起这个,一会拿起那个,不是嫌这个不圆就是嫌那个有污点,总算拣了四个白碗和一个花盘。她生怕吃亏,又拿了个茶杯进了院,嘭地一下关了大门。老头本想阻拦,但见她那凶悍的阵式又止住了。
老头一摞摞的把鞋弄好装车。忽然在一只鞋内掉出一个布团儿。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三十元钱,团成了长条形。于是高喊:“大妹子,快点出来,……”
“又嚷嚷个啥啊?像嚎丧似的……” 亮子娘一甩门怒气冲冲走了出来。
“这里面有你们家的三十元钱。”老头说。 亮子娘又惊又喜。“哎呀,谢谢大叔了。准是那个烟鬼背着我存的私房钱!俺亮子他爹爱抽烟,我不让他抽,把钱锁起来了。怪不得前些时丢了两只芦花鸡,原来是给我偷卖了没交帐,竟然自己建了个小金库!”
“哈哈哈……”老头笑了起来。
亮子娘又红着脸说:“您真是个好人,俺刚才不该多拿个杯子……我这就给你拿回来……”
“大妹子,不用了,就当我白送你们了。下次有鞋子再给我留着!”
老头收拾好东西,解下驴子,往车上一坐,“啪!”一声响鞭驶出胡同。
“……来换碗哟……都来用旧鞋底子破铺衬旧棉套来换碗儿来……”这吆喝声在半空久久回荡!